当前位置: 首页 > 石斑鱼的做法大全 > 正文内容

雨零落,夜宁静_文章精选

作者: 川凉菜谱   来源川凉菜谱    发布时间2019-05-18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信念由喜欢而衍生,不可轻易将其打碎;曾年少无知而轻易坚持一种信念,终究轻易破碎,以至现如今还时不时惶恐不安!寻求心的宁静,慢慢平复曾轻率所留下的微伤!雨的零落,夜宁静;夜的从容,心安然;信念,让直面神秘的未来!

雨的零落,夜宁静

夜,沉重的雨滴掉落在遮雨棚上、掉落在晒衣杆上,侧耳倾听别样的雨声,感觉蓦然宁静!我喜欢黑夜,无关其他,只因夜能够沉淀下所有喧嚣,让人安眠!迷茫的前方被雨隔断,我看不清路途是否遥远?我不愿去多想什么,却总不能进入放空状态!唯有在夜里,我看不见自己,看不见其他,看不见这世界所有,思绪才稍稍停下,安静的任我支配!

夜,在我这里,足以媲美白天。有星月时,夜空闪烁,美丽而神秘;无月的夜,仿佛被无意打翻的墨汁,静谧而沉隐;有雨侵扰的夜,隔断了夜里连片的无声,让夜生动,也让夜在落雨里更加宁静!

人生,其实也与雨夜相似。人生缠绕着成长中的点点滴滴,平静而缓和的成长时,人生容纳成长中无法看见的喧嚣;但当成长遇到起伏、波折时,似感觉人生很是嘈闹,但是却在波折轻缓时发现,人生很是宁静,无论成长中风雨是否袭来,仍然不动地包容着成长所遇到的一切!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或有星月、或有落雨,但是宁静却是一样的,终点也是一样。

当我们在成长中,遇到风和日丽的夜晚时,可以抬起头,微笑直面神秘无垠的美丽夜空;当遇到暴雨强风时,可以倾听雨声,坚信风雨终会平静!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钟爱夜晚的我,逐渐在时光穿梭里炼成夜猫,每当享受到夜的宁静时,总会忘记时间,知道黎明曙光照在眼睛里,一夜已经过去!不过,因白天上班夜里休息的作息,终究还是理智大于感性,只在有时间时才再领悟夜的妖娆!或许,太过多情而矫情不已!但,终归,懂我者,谓我心忧!不懂者,谓我何求!

现世安稳,吃穿出行皆不愁,但这并不是不用点滴的借口!物质世界能保精神世界的繁华,精神世界的富足将能促使物质世界的升华,可惜,我从来无法将两者融合,只在两者落差之间挣扎!眼界的拓展需要经济实力的支撑,终究在现实禁锢中想的浅显,也在成长环境中束缚住思维,任灵感敲落亮光,如流星般滑落,再也不能及时抓住!也许,我已将我的大脑损毁不堪!

嘻嘻哈哈的生活,换取片刻的欣悦,但终究不能永恒宁静,是的,浮躁的我需要加倍学习夜的包容,学习夜的宁静,在风雨来袭时,仍然能够宁静悠远!我羡慕敬佩从容、淡然的人,然,我也要努力变成这样的人,面对喜、从容而不得意忘形;面对忧,淡然而不惊慌失措!

一直癫痫疾病出现该如何治疗呢很喜欢“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句话,同夜一样的喜欢着。信念由喜欢而衍生,不可轻易将其打碎;曾年少无知而轻易坚持一种信念,终究轻易破碎,以至现如今还时不时惶恐不安!寻求心的宁静,慢慢平复曾轻率所留下的微伤!

雨的零落,夜宁静;夜的从容,心安然;信念,让人生直面神秘的未来!

我在等,繁花三千

文/梵·墨上

雨阁湖畔,盏茶间的湮灭,是梦里、那三千繁花。我不知这长逝何以来得如此猝然;只当是尚未读破这份决绝得不堪勉为勾留的执着。不过,它们终于有理由不用枯燥地等待,等待看那几度斟酌后的萧索又是怎样一番流水落花。回首梨瓣已落万点枫山,秋知去也。而我,又该何去何从?

风过处,卷我思绪千缕。谁知晓,湖心秋水愿为谁而绿?我似乎永远也不会懂:难道这半生的残忍等待,只为在自我揣想着的绚烂中,在这花飞满天的开端撇下一抹仓促的驻足?忘了是谁曾妄言:人是由记忆组成的。点点离碎的往事锁着万千过客的只言片语、举手投足。却要叹息一个跌撞的不留神,便晕开了客尽人散的冷场,只剩一盏拨乱的残灯,在彼岸摇曳着自惭形秽的烛光。待到记忆零落成几帘风絮,弥散纷飞之间再不见一许温存;那么,除了空白,我们又会剩余些什么?

我在等,繁华三千。只因割舍不下自己难踏锦绣的不甘。同样在宿命中被注定为仅有,注定为短暂。又怎么会情愿安于这淡泊寂然而成的哑然?那些掩埋在浅掘之地的美好,是否到最后只应该在渡口边遗我两行渐裁渐远的波澜?我似乎意会了失去赠予这无尽的悬念。从何时起,我习惯了点点渔火,对愁而眠,空对着远方那个未了的夙愿。不知又是谁的手,搅起世间朵朵尘埃。难道,徒有羡鱼之情的我,生而为此?若只能用一种迫于无奈的冷落去对待那些隐逸的美;那我,是否得不偿失?

无了结的寻觅,最后只得怅然遥坐于朦胧之中,遐想几度天上人间。茫茫然的我又该凭借什么去回答光阴的流变?独对晴窗,吟片春花秋月,怎敌一脉清寒将这最易醒的好梦冲散?我真的不知道还要如何去等待,等那繁花三千……

(:)

零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

文/雪中旷野

北宋的林君复为梅所动,一生未娶,以“梅妻鹤子”自诩。他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十四个字清绝出世,艳冠古今,咏梅的,无人出其右。王十朋更赞道:“暗香和月入佳句,压尽千古无诗才。”

却有一个女子,爱梅不在林逋之下,清绝也不在他之下。她出身于福建的莆田,入大明宫后,在宫前遍植梅花,建赏梅亭,作梅花赋,爱得痴绝。她的男人称她为梅妃、“梅精”;也曾三千宠爱在一身,也曾在宫宴上舞做凌波,有人乘醉踩了她的绣鞋,便恼了,拂袖而去。

清冷疏淡的人儿,连天津哪里能看癫痫皇帝的面子也不给,像这梅,春风初度,万花献媚的时候,她不理,冬风萧瑟,蓦然回首,她或许已在墙角候君多时了。

她整个人,正是白梅如雪,不染尘埃。可惜清幽的梅,似乎从根本上不属于繁盛的大明宫。她是被命运带进来的旁观冷眼人。杨玉环进宫,她渐渐失宠,迁居上阳宫。沉香亭的梅花改成了牡丹,一篇《楼东赋》,改变不了偏离的轨迹。

他恻然了一下,恻然而已!爱情是霸道的,独一无二的爱。他不能,也没有能力同时爱着两个女人,只能送去一斛珍珠。

君王也一样,一样遭遇了爱情。面对真正的爱情,不能够三心二意。

可惜他不晓得,丰裕的物质温暖不了被爱情遗忘的心,满足不了这个孤独清高的女人。她作《楼东赋》,说,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意思也是明确:要么就是你的人来,清心寡欲的来,哪怕只是来见我一面。我也承恩不忘;而一斛珠,我是不稀罕的。

一个失宠的妃子能绝然地将皇帝御赐的礼品退回去,并反问一句,何必珍珠慰寂寥!该是多么清洁自诩、自尊自重的人!我总觉得林君复笔下暗香疏影、冷花淡萼的梅仙便像是梅妃江采萍。

她幽谧柔弱的外表下隐藏了一颗宁折不弯的心。可惜,太出尘离俗便更不为世所容,又怎经得住人事变化?“安史之乱”中,梅妃成了战火里的一树枯梅,将清冷疏瘦的影子留在温泉池里,等着这个宫殿的主人回来。

多年后,当李隆基在梅树下挖出梅妃的遗骨时,已然垂垂老矣的太上皇泪湿长衫涕泪横流,将满园子的梅花撒在她的身上。

他回望前尘旧事,夜凉如水,长生殿上依旧灯火通明,暗香浮动间,依稀是她在梅林中笑语翩跹;杨妃仙去,梅妃也化成了墙角数枝梅;所爱的两个女人都找到了生命的归宿。当真是一掊净土掩风流也好,胜过他一人寥落的活在这个世上。繁花如锦到头来是长恨一梦。

梅花开似雪,红尘如一梦。

江采萍,她更像是错了朝代,早生了数百年。唐爱牡丹,宋爱梅。梅妃似乎更应该出现在宋代,成为一代文人意淫寄托的对象,独独地占尽风流;不要和杨玉环那株洛阳牡丹争艳,不应该落得个“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湿红绡”的下场。周瑜在死前问苍天:“既生瑜,何生亮?”对她来说何尝不是如此。有了一个江采萍,何必再来一个杨玉环?若是悲剧,毁灭一个也就够了,何必要两个绝代的佳人,一起葬送在开元盛世的余烬里?盛世高唐这把火,烧得人热血沸腾,也烧得人心涸如死。

宋爱梅,蔚然成风,看似雅然,却有它的不得已在。民众审美情趣的变化,折射的是历史的变化——唐的辉煌与宋的孱弱。宋是一个积弱积贫的王朝,开国伊始就处在外强的凌辱之下,南渡以后,国势更是江河日下,风雨飘摇;不比大唐,国富民强,从骨子里就渗出富贵的风韵来。积弱的国势,使长期生活在内忧外患中敏感的文化人,对顶风傲雪、孤傲自洁的梅花有日趋浓烈的钦佩感哈尔滨最有名癫痫医院,把她视为抒怀咏志的最佳对象。

陆游走在沈园里慨叹:“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他写“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是以梅花的劲节自比;陈亮写“墙外红尘飞不到,彻骨清寒”,则以梅花的清高自比;辛弃疾喟叹“更无花态度,全是雪精神。”更以梅花冰肌玉骨的仪态自诩。

如果说生活在南宋中前期的陆游、陈亮、辛弃疾等人,他们以梅花的标格比拟自己,意在表现无论多么艰难的情况下也不放弃自己抗金救国的爱国之志的话,那么到了南宋末年,宋亡已成定局的情势下,大多正直文人的咏梅之作,则是表明他们学梅花洁身自好,宁当亡宋遗民也不愿委身事元的悲苦无奈的心态。

从古至今,很多文人都是爱梅成痴之人。这些人当中不乏才智高绝的,却再也没有人能写得出“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绝唱。不过这并不奇怪。这些人爱是真爱,只是对梅的爱有太多洁净刚硬的味道在,于是更像是纳喀索斯的顾影自怜,谁分得清是爱水仙,还是爱着像水仙的自己。

再也没有人如林逋爱梅般爱得纯粹。梅似女子,芳魂有知也只寄知音一人。

潮落歌归去 花开墨凝香

文/语柔

夜静,帆白,云影低。

茫茫江面,浩波淼淼,骤雨初歇。驾一叶扁舟,觅觅寻寻,忽见渚清沙白处,满林星月,翠幕风帘,移船相近,起萧风,众芳摇落,孤月立琼轩,处岑寂而闻歌音。

见残花落尽,则柔情似水,闻潮打江畔,则声声诉思,起伏跌宕,幽意断绝,一曲未毕,别泪已双垂,聆罢,不能不以之抒怀,曲终人散,叹逝者如斯,泪尽无泪,知今夕何夕。

余音不绝于耳。心痛灭灯,仍见素衣女子,泪打裙裳,遂悲伤失雨,情难自抑,不禁发问:滚滚红尘,几人知,归宿在何处,叶逐流水,任潮起潮落,不知颠覆之中,错却多少世纪轮回。

江水悠悠,落月西斜,静流宛转,空里流霜,红尘深处,潮起又落,愁洒江天,任歌归去。

笙歌散尽花开墨凝香

花残,曲逝,雨如烟。

纷纷柳絮,暮霭沉沉,春风化雪。目送芳尘去,惨惨戚戚,又闻一曲别长亭,暗风吹雨,帘击朱窗,墨色染开,纸诉情,清泪流伤,箫声夜梦断,感笙歌而做新词。

若声为变徵,绘花瘦人消,若歌昂曲悦,畅流觞曲水,回肠荡气,风尘脱俗,花未开尽,晓雨冷相随,视之,心非木石岂无感,愁如细雨,随流水丝飞,梦似花轻,洒落红满径。

忧思泉涌不息。挥笔纵情,忘却阴阴细雨,打乱芭蕉,静月夜作诗,吟赏群芳,即兴而歌,万缕柔情,何人感,抒落寞情怀,雨亦如烟,飞花舞因风,怜惜辗转之间,零落成泥逝于悲壮。

曲音怅惘,晨雨失声,香满幽径,落地无音,笙歌散尽,花谢又开甘肃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相思行笔,静墨凝香。

(网:)

为君零落为君开

作者:酆媛君

每个人的心里,都铸建了一座秘密花园。花园的最初,是青涩的花苞,含羞欲放而不开。只有真正懂得它们的人,才能用相同的语言唤醒它们寂寂的沉睡,闻见内里清雅的芳香。­

然而,解读花语不是每一个带着好奇心走近花园的人都能做到的。他们走得近,却始终走不进。不是没有真诚的情,而是没有灵犀的心。为自己播撒花种的那一刻,我们就在期待那个有缘人携了金辉与微露来催开满枝灿烂,细数花语呢喃。莺飞蝶绕,共赏园中良景。为此,我们活在有意无意的等待中。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已经等到。在水为舟,在山为泉。梦里都会窃笑。时光翩跹,人面美胜桃花。飞花散落,梦醒过来,栅栏推开,空留满目苍凉与颓败。散落的枯萎,成就一地的悲哀。以为的默契,并肩行过,最后却愈行愈远。自此那份心,很低也很高。叹只叹,月下缠绵如何找。低低垂夜,独尝辛酸。多少如水之约,皆被抛却。念,花开该是为谁艳。夜夜吟唱,清音回响,谁人真倾听,皓月空悲怅。禁闭的柴扉,只因等不到修整的影。翘首的期盼,只是年少的幻梦。沧桑的心,为谁再度芬芳四溢,流转千年。­

许多人,也许究其一生都等不到聆听花语的人。寂寥的独自盛开再凋零,逐水流逝,或腐化黄土。终至尘埃落定,却剩怅惘余世。然,花苞里隐藏的不安分,却让我们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酝酿着希望。风吹雨打去,依然傲立。­

我的花园,上演了几场花开花落。月明之时,我又在与谁对歌,并谁共舞。翩然的心结,谁来轻解。古人对月独酌。我今望月却无语。­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世所知音稀。灯火阑珊处,看不尽一个陌字。伤却几许愁,心间游荡。­

白昼,黑夜。转换瞬间,色彩落差。花起,花落,花事未了。冷月清辉,映照何人落寞。是你,是我,还是他。敞开花园的时候,不曾寻佳人芳踪,不见伊人面容。上锁的今时,怎受时光蹉跎。消肌瘦颜,冰心不改。­

或是等到了爱的尽头,才求得相知之人的相挽,哪怕时空阻挠。此情永不变。­

为你勇敢,为你花开,为你等到爱的尽头。而我的你,此时站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看着我的眼睛。它的黯淡等你来明亮,它的迷雾等你来拂去。­

不渝之爱,赠我所爱。若真有你,授之无悔。­

为君零落为君开。­

(学网:)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栏目热点